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 正文

从月饼券到螃蟹券,消费者需小心避坑

作者:蒋光祥    来源:南方都市报    更新时间:2019-10-09 11:16:14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中秋之后是国庆,假日期间,从月饼券到螃蟹券,越来越多地与普通人发生关联。月饼券早已为人所熟知,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可以佐证:“经销商印刷2000张面值500元的月饼券,400元卖出,买的人拿去送礼,收礼者以250元的价格卖给回收者,回收者再以300元的价格卖给经销商,经销商回购礼券每张赚100元,轻松赚到20万元。”在这一连串眼花缭乱的礼券交易当中,没有出现一块月饼,经销商除了印刷费用似乎也没有其他的成本,却靠2000张月饼券直接完成了20万元的盈利,令人颇感惊奇。

 

但与其说这就是金融、证券化,不如说是民间智慧的体现。

 

相比于月饼券,蟹券还有着自己的特点。阳澄湖2000吨的年产量供应了20万吨的年销售量已是旧梗,基本现今的每一张蟹券上都标注着一个数字,从1888款、2888款,到5888型乃至更高,大都是8只装,就是要让人误以为这是大闸蟹礼券的价格。但实际上这×888并不是价格,这个数字只是对不同蟹券型号的区分,跟这张券本身的价值并没有任何关系,也许打完折只需人民币78元。这点准确击中了国人好面子、重人情的软肋,和村口小卖部春节时卖的十几块钱一份的大礼包一样,要的就是花几十块、百来块来达到数倍乃至数十倍的第一印象。

 

蟹券还有一种玩法,往往页面宣传中号称每只4两,实际提货回家后称重发现只有3两,原来螃蟹身上缠了厚厚几圈的绳子就是另外1两。

 

尽管如此,月饼券、螃蟹券还是成功了,仅从一家知名平台给到的数据来看,中秋节前的促销季8月28-30日三天,大闸蟹实物累计销售约62.6万只,大闸蟹提货券累计销售大约150万只大闸蟹,同比增长89%。一二线城市越来越少的人提这两样的实物送礼,企业采购也是首选“纸月饼”“纸螃蟹”。毕竟月饼尤其是螃蟹,对储藏的要求较高,卡券的形式可让消费者在想吃的时候再进行提货,这样较为方便。与此同时,我还发现了礼券供应商仍在与时俱进提供进阶版,除了礼券的有效期越来越长,还在月饼或者螃蟹之外,加入食用油、毛毯毛巾、电子产品等备选项,让客户即便错过了月饼或者螃蟹的食用季节,仍有其他商品可以选。虽然同类商品的性价比并不高,但谁又会对别人送的东西这么锱铢必较,总比作废了强不是?

 

富裕起来的国人,在人情往来这一领域也开始“健康”与“节约”起来。商家作为媒介与产品供应商,只要做法别太过分,吃相不太难看,挣自己该挣的那一部分,也无可厚非。不过目前的礼券市场,与“托尼”老师的理发充值卡、“游泳健身了解一下”的健身卡,并无本质不同。预付费行业的客户体验向来不彰,一旦预付费,消费者实际上已丧失了根据经营者的履约情况进行救济的机会。同时因为预付式消费的持续性和长期性,消费者对于经营者未来是否会正确履行消费合同并不知情。信息不对称之下,卖方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信息优势,隐瞒真实信息或者编造虚假信息为自己牟利,道德风险高企。在实际生活中,很多消费者在遭遇兑换困难、退款困难等问题后,也不知道依据哪些法律法规来进行维权。

 

因而对于礼券的生产与使用、纠纷出现后如何处理、退款等问题同样进行提阶,如何对新消费模式进行监管,让消费者有法可依,也迫在眉睫。这方面可以参考的经验有对预付费企业建立市场准入制度,设定标准,缴纳足额保证金。企业必须满足特定条件时才可以收受客户预付费款,这些条件可以是企业规模、资本充足率、流动性、技术设备条件,甚至成立年限、市场品牌,以提升圈钱跑路的机会成本;再如预付费款项必须托管于银行,保证预付资金不被卷走或者滥用等。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