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消费新闻 > 正文

快递垄断乱象曝光:单方调价或缺合同依据

作者:傅晓羚    来源:南方都市报    更新时间:2019-11-12 11:00:27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浙江省市场监管局近日召开的一场快递行业涉嫌垄断行为告诫会,让“快递企业涉嫌协同涨价”的话题再一次受到普遍关注。

 

今年以来,尤其是“双十一”促销前夕,浙江省市场监管局相继收到杭州、温州、嘉兴、金华等多地举报,反映当地部分快递企业联合进行较大幅度提价,由原来的首重2.6元/公斤上涨至4元/公斤,续重由1-2元/公斤上涨至4元/公斤,对涨价前已经签订合同的商家,部分快递企业均予以单方毁约,同时商户想更换合作方,但部分快递企业以无正当理由拒绝交易。

 

有分析人士这样对南都记者总结道,对于快递行业而言,“不涨价无利可图,涨价又担心客户流失,因此会出现部分地方不同快递企业的加盟商达成某种涨价默契”。那么这种默契受什么因素影响?如何判断这样的涨价是否属于垄断?

 

按照上述逻辑,加盟商一边需要向上级交更多费用,另一边不得不以持续低价(快递单价)换取更多客户。“这样加盟商利润越来越薄,同行之间约定合伙涨价的可能就出现了。”

 

部分快递平均单价利润触底

 

今年以来,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共受理快递行业投诉举报79起,主要发生在杭州、温州、嘉兴、金华等多地。经初步核查,快递行业中存在的涉嫌垄断的行为主要表现在部分快递企业涉嫌协同涨价,以及对涨价前已经签订的合同快递企业予以单方毁约两方面。

 

这背后是快递网点、商户等围绕价格的“博弈”。国家邮政局统计,2018年浙江以全年101.1亿件的快递业务量位居全国第二,相当于第三名的两倍多,体量仅次于广东。截至今年10月底,浙江全省快递业务量累计已达100亿件。

 

长期在江浙沪地区工作的快递业从业者程伟对南都记者这样形容浙江的快递市场:“对通达系公司来说,浙江是他们的‘大粮仓’,全国单量看浙江、浙江单量看义乌。当地加盟商肯定也不会放过双十一的机会”。

 

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义乌已经成了电商和快递物流从业者的聚集地,从针线、牙签、纽扣到电子、五金、家具等,各种零散、利润低的商品汇集于此,低价是最大的竞争力。国金证券一份研报提到,“网购消费对于及时性、安全性的敏感程度弱于商务件,这就要求电商快递企业天然需要具备低价格、高效率的属性”,而快递公司的同质性,则导致“价格战”愈演愈烈,从而拉低行业整体盈利水平。

 

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整体快递市场的平均单价在持续下降,今年前三季度,快递业务整体平均单价12元,比上半年下降了0.2元。有当地媒体几个月前调查发现,如果日均发件量超过3万票,均重在150克以内,快递价格最低达到1.2-1.5元/单;均重在500克,快递价格最低达到2.2-2.4元/单;由于快递网点具有一定价格自主权,商家获得的快递报价能低多少,也要看和承运方的关系。

 

商家被动接受多网点联合调价

 

“通报提到垄断,背后肯定是被人举报几家快递公司联合碰头,约定同时涨价。商家选择任何一家快递公司都面临被涨价的窘境。”程伟向南都记者透露,在浙江部分地区,和零散客户不同,发货量大的客户更被动,原因是他们和快递加盟商有另外的结算方式。“他们先从快递企业批量购买单号,再按照重量结算,价格可以压得非常低,比如从义乌发全国的单价可以低到2元/公斤,而不是平时的3-4元/公斤。”

 

按照上述逻辑,加盟商一边需要向上级交更多费用,另一边不得不以持续低价(快递单价)换取更多客户。“这样加盟商利润越来越薄,同行之间约定合伙涨价的可能就出现了。”双十一是调价的契机,程伟表示,“为了把卖掉的东西发出去,商家就会被迫接受涨价”。上述告诫会曾提到,部分快递企业先后进行较大幅度提价,由原来的首重2.6元/公斤上涨至4元/公斤,续重由1-2元/公斤上涨至4元/公斤。

 

快递费用突然上涨,与长期适应低价商业生态的商家构成了一对矛盾。程伟告诉南都记者,在习惯了低价生态后,一旦快递单价被稍微调高,商家就会亏钱,“因为经营小商品的卖家本身也是薄利,一票货可能只赚1-2毛钱。”

 

“义乌快递联合涨价厉害,从原来的1.9元涨到2.7元了,而且不允许电商换快递公司,必须发原来的快递。”在义乌本地论坛上,有电商从业人员透露,以前外地的电商大户奔着义乌快递廉价而把仓库迁来,“现在这么贵,都准备搬走了。”还有知情人士表示,“这次涨价是针对义乌市场,带头涨价的快递老板联合其他几家快递一起上调”“以目前的形势看,双十一只会继续上涨不会下调。”

 

快递业缺乏合理市场定价机制

 

在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看来,这类涨价是一种不良的市场操作,其中或有快递加盟商在涨价问题上的不当处理,但背后却是快递市场难以建立合理市场定价机制的困境。

 

“虽然人力、物料、土地等成本逐年上涨并摊薄利润,但快递企业出于维护业务规模及担心客户的流失,不敢轻易涨价。”他向南都记者指出,这种现象从根本上源于快递行业集约度不高、企业难以构架基于服务品质和市场行业的定价权,“因此总部公司在消费旺季,也多是给加盟商提出价格浮动指导意见,由各地加盟商量力而行。”但《反垄断法》明确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固定或者变更商品价格等垄断协议;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无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除非经营者能够证明所达成的协议是为提高经营效率,增强中小经营者竞争力。

 

对此,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赵占领表示,快递企业本身具有经营自主权,对于快递服务有涨价权,但几家具有竞争关系的快递企业串通起来涨价,涉嫌达成《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横向价格垄断协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延来也曾表示,判断快递企业是否构成垄断,主要看涨价基于什么原因,如果是出于应对成本上升、需求过剩的市场原因涨价,不属于违法。但如果没有合理原因,互相沟通达成一致排除竞争,涉嫌构成垄断协议行为,将为《反垄断法》所禁止。

 

加盟网点不敢轻易调整费用

 

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召开的这场告诫会先后点名进行较大幅度提价(快递单价)的圆通、中通、申通、百世汇通、韵达等,均属于加盟制快递公司。依照今年上半年数据,通达系五家企业在快递市场所占份额已经超过了六成。

 

据了解,快递网点加盟商与公司总部间签有合约,不可随意涨/降价,直到总部在旺季特殊时期发布调整费用的公告,具体的调整幅度可结合各自实际情况实施。曾有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这里所说的费用调整,一般指发件(收件)端支付给派件端的费用。不过,为应对业务量增加带来的成本上涨,部分地区的网点也可能对快递收派单价进行调整。

 

“总部发了话,调价的最终话语权掌握在末端加盟老板手里。”在快递公司从业十余年的王帆告诉南都,“理论上,你可以选择提价或者不提价。但现实是,即便快递公司从总部到区域层面想提价,一级级传导到薄利的末端网点,提价(快递单价)往往落实不下去”,原因在于,“涨价并不代表利润也会跟着涨”。

 

不同区域或同一区域、不同品牌快递网点构成的外部竞争是最大的“变量”。王帆对南都记者解释了基层网点的尴尬处境:“选择加价的网点,相对于不加价的网点而言,可能会流失客户,令业务锐减,提价反而亏钱,网点老板最后只能走人。有的网点涨几天,就干不下去了。所以基层网点谁都不敢迈出涨价第一步。”

 

如何能在不触动加盟商利益的前提下,保证网点的利润?“让总部花钱补贴”成了最直接的一种方案。但在王帆看来,“总部很容易亏,现在几家都是上市公司,财务报表都是公开在资本市场的,企业怎么会冒险?”

 

单方调价或缺乏合同依据

 

如今,口碑和价格已经成为了电商平时选择物流承运方的主要参考标准。据南都记者了解,为了避免旺季突然涨价的被动,不少电商卖家会与快递公司签订一定期限的协议,让物流价格可控。但事实上,这种“可控”也是相对的。

 

“双十一快递公司是一年中‘腰杆最硬’的时候”,王帆对南都记者透露,拥有较高议价权的物流企业在此时为控制成本,会采取限收、限重等举措,“如果超出一定重量或者体积,收件时就会(向商家)提更高的价格。即便已签署协议,也会在协议中注明双十一等特殊节点会对价格做动态调整。”

 

程伟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在旺季来临前,为了先把客户拿下,快递公司会提前几个月就与客户做关于调价的初步沟通,但那时无法预计具体幅度。而总部有关费用调整的通知信息,一般要等到10月-11月才会发,所以到临界点时,很多网点会否定原先的协议条款,给出更高的价格。”

 

这样是否构成违约?赵占领告诉南都记者,双方的框架协议对于价格调整的约定不明,也就是没有约定调整的具体方式和标准,需要通过签订补充协议的方式解决,“如果最终未能达成一致,快递企业单方调整价格是缺乏合同依据的”。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