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消费新闻 > 正文

起底直播平台的巨额打赏泡沫 律师:直播刷榜行为涉嫌诈骗

作者:汪陈晨    来源:南方都市报    更新时间:2019-08-20 10:06:24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萝莉变大妈”事件发生后,“主角”乔碧萝一周内在斗鱼收到了8.11万元打赏。7月31日,乔碧萝曾在微博上承认,“萝莉变大妈”事件是策划好的,推广花费28万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乔碧萝殿下收到的打赏费,很有可能就是公会雇人“刷”的数据,而雇人在直播间打赏,已经是直播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某直播平台高管表示:“目前,在(头部主播)几乎是百分百有公会的前提下,平台频繁搞各类收割用户的粉丝节活动,多高的流水都能做出来。”

 

对此,有律师表示,相关行为本质上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涉嫌诈骗。直播业内人士则表示,互联网就是流量生意,公会刷打赏相当于拿广告费去获取流量。

 

不同的刷数据套路

 

据了解,主播或公会雇人在直播间打赏,往往也是为了吸引真实的用户付费打赏。

 

曾做过3个月秀场直播的小龙(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各直播平台的年度排名活动,往往是雇人刷打赏数据的高峰,“有些工会为了让自己主播能够在排名中取得好成绩,就会雇人刷礼物。一般是给有潜力、能赚钱的主播刷。”

 

小龙表示,在平台活动中排名高的主播可能会受到全平台玩家的关注,由此吸引有钱的玩家来打赏,“新主播通过平台活动会获得各种推荐位,更利于吸引‘土豪’。很多‘土豪’就是跟风,看到哪个直播间火,就会去那里刷礼物。”

 

除了在平台的活动中雇人打赏以提高年度排名外,主播间平时也会有公会雇人打赏,以吸引真实用户。家住广州的主播小圆(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公会“代刷”非常普遍,“基本每个直播间都会常驻几个主播工会的人,就是‘自己人’,他们装作是主播的铁粉,每天看主播直播,和主播互动聊天,为了直播间不冷场,带动气氛。”

 

“这些‘自己人’会和真粉丝称兄道弟,”小圆说,为了拉动真实粉丝消费,“在直播间刷几块钱的礼物,然后说自己没钱了,起个哄,捧一下大哥,有些大哥就直接送‘飞机’、‘火箭’等贵重礼物。”

 

小圆还表示,为了让观众打赏,主播还有其他套路,“比较低级的就是哭穷,一般都是小主播用这套。还有就是到了每个月的月底,会有主播把直播间标题改成‘月底过任务’、‘求大哥帮过任务’。其实压根没有这种任务,就是个借口而已。”

 

直播初期公会“顶热度”也是常见的刷流量手段。南都记者以尝试开直播的名义与一个负责招揽主播的公会工作人员接触。对方表示,加入该公会直播后,直播初期如果没有观众,公会可以帮忙“顶热度”,“初期每个月公会可以刷价值5万元的打赏,这部分打赏不算作主播收入”。南都记者在“小葫芦”数据平台上查阅了该公会所在直播平台的打赏数据,发现月打赏金额超过5万元的主播,已能排到该平台7月收入排名前70名。

 

“打赏金额,水分最少占三成”

 

据财报显示,斗鱼季度平均付费用户数从第一季度的600万人增长到第二季度的670万元,环比增长11.7%;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则是从第一季度的226元增加到255元,环比增长12.8%。虎牙在第二季度平均付费用户数则环比下降9.3%至490万人;ARPPU则是从第一季度的288元上涨到第二季度的392元,增幅为36.2%。YY第二季度付费用户数达420万,环比增加2.4%;ARPPU从上季度的626元上涨至本季度的682元,环比上涨8.9%。

 

据了解,直播收入取决于付费用户数和ARPPU,而上述三个平台披露的ARPPU增速更高,显然在直播收入的增长中作用更大。对于各大直播平台的“高流水”,前游戏直播平台高管熊明(化名)认为,“做出来的可能性较大”。

 

曾在直播平台做过运营的木女士告诉南都记者说:“有礼物收入的主播,基本上90%以上都是有托的。而在打赏金额数字,水分最少占三成”。不过,该说法未被平台和直播公会证实。

 

雇人刷礼物,主播或“倒贴钱”

 

有业内人士透露,直播打赏收入一般由主播、公会和直播平台三者分成,直播平台一般可以抽成50%,公会抽成10%-20%,主播往往可以拿到打赏收入的30%-40%左右。同时,打赏的收入一般也不会直接打到主播账上,而是由直播平台先和公会结算,再把收入打给公会,公会根据分成给主播发工资和收入。但雇人刷的打赏,主播不仅拿不到这部分打赏,甚至还可能要倒贴钱。

 

“有些平台每年的年度竞争特别激烈,公会会雇人刷礼物,但还要主播返现。”小龙告诉南都记者说:“比如公会给主播打赏100元,主播拿到手的分成是30元,主播不仅需要把这30元返还给工会,还要把直播平台抽成的50到60元还给公会。”小圆也表示,主播参加比赛或者排名时,会有公会为了捧主播刷几万、几十万的打赏,“但主播根本拿不到这些礼物钱,有些主播甚至要倒贴。”

 

直播资源服务平台“今日网红”创始人彭超告诉南都记者,每年平台的主播竞赛、公会竞赛时,公会为了名次会刷打赏,但这对于公会来说其实成本很高,“100元刷出去只能返回50”。彭超表示这部分成本主要还是公会来出,“公会将主播培育成一个大主播后,通过别的粉丝打赏,再将这个钱挣回来”。

 

内幕

 

“特殊活动时期,一块钱可以花三次”

 

为了刺激公会刷直播数据,在一些动期间,直播平台往往会跟公会约定不同的分成比例。

 

熊明告诉南都记者,“平时是返50%的打赏给公会,但特殊活动期间,平台可以给公会加15个点的分成。100元的打赏进来,返还65元给公会”。熊明补充道,公会和主播约定好,打赏的钱并不和主播分成,这样公会就可以拿返还的65元继续去打赏、刷数据,“换句话说,一块钱现在可以花三次”。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由于看中粉丝节、年度竞赛等活动期间中的高流水,过去一年一度的活动,如今已经被各大直播平台发展为一年数次。仅仅在2019年第二季度,虎牙和斗鱼就都分别举办了两次粉丝节。

 

对此,熊明称直播公会去刷数据其实是不得已,“有些时候成本刷不回来,所以叫‘打公会战’,打的是心理战。”他表示,过程中往往出现公会玩过火、无法及时止损的情况。

 

业内人士称,不管刷数据的成本由谁承担,平台受益最大。熊明表示:“目前,在(头部主播)几乎是百分百有公会的前提下,平台频繁搞这种收割用户的粉丝节活动,多高的流水都能做出来。”

 

观点

 

营销手段 还是涉嫌欺诈?

 

对于直播刷假数据是否违规,不同人士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江苏大楚律师事务所刘录律师告诉南都记者,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公会雇人刷打赏、诱导真实粉丝消费,涉嫌诈骗,“如果公会找托充当粉丝刺激、怂恿真实粉丝打赏,甚至鼓动真粉丝与其争榜首或者PK显实力,真粉丝被蒙蔽,在不知不觉中花掉巨额打赏费用,这种行为本质上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造假骗钱,违背了真粉丝的初衷和本意,涉嫌诈骗。”

 

熊明则向南都记者透露,普通用户的打赏,直播平台可能就按照五五分来分成,而公会工作人员的ID在后台是有特殊标签的,他送的礼物分成方式就和普通用户不一样。

 

“就像是给不同级别的经销商不同价格一样”,熊明认为这种不同用户、不同分成的方式是合理的,“比如卖货,我给电商平台的价格,跟我给最大代理商价格肯定也是不一样。如果你能保证一个月给我出一千万,那我给你让利,这有什么问题吗?”

 

彭超则认为,直播中刷打赏的现象应该叫“激励机制”,“在互联网行业或者各行各业都有这种激励机制。就像今天我的火锅店开业,我找了朋友坐在我的店里,这是一种‘托’;比如奶茶店开业,请人来排队,也是一种‘托’。我觉得这都很正常,是一种营销手段,但是长期来说它到底好不好吃,还是取决它的口味”。

 

南都此前曾对电影刷分、视频网站刷播放量、种草社区刷赞刷粉、社交平台刷转发点赞量等现象均做过报道,可见数据造假问题贯穿互联网多个领域,而内容产业则是重灾区。但相比于那些买粉、买赞的行为,直播刷打赏显然成本更高。

 

彭超表示,直播刷打赏和微博买粉丝、小红书买点赞量等还是有区别。在他看来,微信刷阅读量、淘宝刷好评、小红书里面刷种草这样的现象也存在,花很少的成本就可以做一个百万粉丝抖音号、百万粉丝微博大V号,“直播里面公会刷打赏是付出了真金白银的真实打赏”。彭超称,互联网就是流量生意,公会刷打赏相当于拿广告费去获取流量,“跟店家在淘宝上的付费推荐一样”。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点无关!)